Menu:


点击最多

  • 广州方面还制定红名单监
  • 即这些牌照是从属于特定个人
  • 推荐阅读

  • 广州方面还制定红名单监
  • 即这些牌照是从属于特定个人
  • 即这些牌照是从属于特定个人的

    2020-01-16 18:30

    关于出租汽车选型问题,上海市交通委表示,只要符合《上海市出租汽车小客车车辆规定》要求的任何车型,都可以作为出租汽车运营。今年,大众桑塔纳系列车型将全面退市,交港局协调各方,推荐选用新朗逸、新桑塔纳等作为替代车型。而使用新能源出租汽车问题,有关部门将及时总结运营经验,条件成熟后推进电动出租汽车等使用。

    “从出租汽车本质属性来看,较为适合个体经营。”上海市交通委透露,随着行业定位逐渐明确,其正在会同上海市总工会等相关部门,在兼顾出租汽车驾驶员和市民乘客等各方利益的基础上,研究探索建立以公司化经营为主、多种经营方式并存的格局,如建立类似香港出租汽车车行模式的运作模式,改变企业原来的管理盈利模式,从准入上提升驾驶员素质,提高行业服务质量。

    据《东方早报》报道,被诟病已久的中国城市出租车运营模式改革有望在上海率先破冰。

    申城正研究探索建立以公司化经营为主、多种经营方式并存的出租车格局,如建立类似香港出租汽车车行模式的第三部门运作模式,改变原来的管理盈利模式。

    这是上海市交通委日前给上海市人大代表杜倩文相关建议的最新答复中透露的。这意味着,上海市民打车未来有望有更多元化的选择。

    张小宁建议,要让出租车发挥更多公交的性质,就需要政府的补贴,未来出租车行业的目标不应该是赚钱。张小宁分析,要改变上海出租车数量不够的现状,就要投放更多的车辆,那么,未来单辆出租车的盈利就会下降,变成薄利、微利甚至不盈利,如果真到了那时,就需要政府对出租车补贴,将其公交化,比如对出租车司机的补贴。

    “不要太把出租车当一个盈利行业对待,应该把它公交化。”同济大学交通工程系教授张小宁对于杜倩文代表的建议和上海市交通委的回应表示赞同,但是他认为,这些改革的思路还是主要针对营业性,未来可以更多地跳出该范畴,增加公益性。

    杜倩文进一步建议,在全市出租车牌照总量控制的前提下,如果运营方在更新车辆时不采购节能环保的混合动力车,那么有关部门将收回对应牌照,并将它们无偿转让给符合相应资质的个人来运营出租车。需要强调的是,这些无偿转让的牌照是不得转让给第三人,即这些牌照是从属于特定个人的。在特定个人退休后,相关部门将收回这些牌照。这些牌照如果被发现私下流转,也要立即收回。

    杜倩文建议,上海市相关部门采用招投标的方式选择安全、节能、环保的上海出租车新标准车型。这只是一个开端,更重要的是如何将这些新车有效地投放到市场,让市场上的各方受益。她指出,现在除了大型出租车公司以外的私人运营出租车的牌照转让价格一般在50万-60万元,过高的价格门槛无疑阻碍了购买新型出租车的愿望。

    杜倩文认为,如此一定会形成各方受益的局面。因为出租车牌照总量保持稳定,出租车空载率将保持在合理区间内。对出租车驾驶员而言,个人经营者初始投资成本和燃油成本降低了,出租车公司为防止驾驶员流失必须加薪,驾驶员也不必疲劳超时驾驶。结果就是出租车驾驶员的收入增加,成为稳定的职业。对乘客而言,出租车车况和服务有望改善。

    这些个人经营者除了要使用节能环保的混合动力车,还必须具备一些准入条件。比如:25-30年以上出租车公司驾龄且无重大违规、投诉记录;年龄在55岁以下有上海户口;身体健康等。可以参考的是,在韩国,在出租车公司服务15年以上且没有严重违规的司机,才可能通过申请获得个体出租车运营牌照。之后这些个人经营者将在现有几家大公司外,组建个人经营出租车联盟。他们须统一着装,控制工作时间,接受行业协会的监督。

    “我没有自己的车,有时乘公交地铁,有时就打车。”上海市人大代表杜倩文说,出租车行业曾经是上海国际大都市一张引以为傲的名片,如今正陷入窘境:出租车车型老旧;车内清洁度不如从前;出租车经营者抱怨无利可图;驾驶员不满收入过低。

    她表示,与之伴随的是不文明驾驶现象的增加和服务质量下降,乘客不买账的同时,部分驾驶员因不满收入低和工作时间过长,放弃了职业。

    杜倩文认为,现有大型出租车公司的垄断经营是上海出租车行业陷困境的症结之一。上海四大出租车公司拥有稀缺资源——出租车牌照,垄断了近70%的市场份额。

    她指出,垄断却没有削减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成本。经营者叫苦说无利可图。然而很多基层驾驶员反映他们为公司所赚取的收益一部分被出租车公司管理人员的人力成本给消解了。

    同济大学交通工程系教授分析,要改变上海出租车数量不够的现状,就要投放更多的车辆,那么,未来单辆出租车的盈利就会下降,变成薄利、微利甚至不盈利,如果真到了那时,就需要政府对出租车补贴,将其公交化。

    有市人大代表称,上海出租车行业面临服务质量下降,司机不满收入等境况。为破解困局,未来上海出租车行业或将引入多种经营模式。张栋早报资料

    “一个月四五千不错了,要想赚到6000元以上需要非常辛苦。”出租车老司机沈师傅介绍,一辆出租车一天的各种成本加起来有700多元,而一天要收入1100元以上很难。他认识一名59岁的司机,由于家庭经济问题,做一休一,每月才能赚到6000多元,“15年来,司机的收入没怎么增加”。